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再续前缘女儿妻
再续前缘女儿妻

再续前缘女儿妻

敲门声响起,我走过来向外看过去,然后下意识的想跑开。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我都找到这里了,还有必要躲吗?」我苦笑了一下,打开了房门。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刚三十九岁的女人正是达到了肉体最成熟肥美的时候:由于保养得当,白皙滑嫩的令人摸上去爱不释手的皮肤,伴随着移动挂在胸口晃晃荡荡的E杯巨乳,还有浑圆挺翘的美臀下那双修长洁白的玉腿,让人不由得幻想着被那双美腿夹住尽情抽插着肥美人妻蜜穴的幸福感。女人径直坐在了沙发上,虽然没说话,但是带着不可拒绝的女王气势。-
-
  我带上房门跟了进去。-
-
  「静静呢?别告诉我她不在,她现在应该六七个月了,不会到处跑吧。」女王没等我拿过茶水就问道。-
-
  于是挺着大肚子和硕大的傲人双峰形成三座大山穿着黑丝蕾超短连衣裙。肉色丝蕾吊带长袜的少女也只能苦笑着走出卧室。我和静静端坐在女人面前,等待着审判。
--
  「你们是怎么想的,躲我一辈子是吧?」
--
  「妈,我们在一起是对不起您,但是我们没有想躲您一辈子,我们本来是想等宝宝生下来再去跟您请罪的。」静静嗫喏这说。-

-  「那么说我还的说谢谢了,老公和女儿偷情怀孕还私奔,你们还有理了。」没错,你们没听错,这个女人是我的老婆梁玲,少女静静则是我的女儿,当然,她们现在都有了另外的身份,老婆变成了丈母娘,而女儿变成了我未出世的孩子他妈。-

-  「你看看你那样子,像个孕妇吗,穿的都是什么东西?」妻子看到俯身为她倒茶的女儿深深的乳沟气不打一处来。女儿连忙将手伏在胸前挡住乱晃的大胸和胸前的嫣红葡萄。女儿除了产检深居简出,所以连内衣都没穿,却被妻子这记突袭抓个正着。好在下身穿上了一条丁字裤,多少能遮掩住那丛黑森林。
--
  「这个,她最近很少出去,所以穿的随便了点。」我无奈解围道。-

-  「你还有脸说,跟女儿私奔生孩子,你怎么想的,你要是后爹我都不说什么,你可是静静他亲生父亲,你怎么想的,你还让她穿成这样,你是够随便的。这,这怎么回事?」妻子激动地正冲我开火,在指到女儿时突然发现了什么。-
-
  我扭头一看,是一股股白色的精华从女儿黑色的丁字裤边上流出来。我不禁头大,从妻子发现我和静静的不论孽情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她已经有了免疫力,但这和亲眼看到毕竟不一样。女儿的小穴是很紧的,刚开始偷情的时候能在床上做完紧紧的包住到厕所再抠出来,可是怀孕以后就不行了,一下就泄了底。
-
-  「周围你还是不是人,你女儿都怀孕了你还让她这么跟你玩!」妻子抄起茶杯就想打我。-
-
  「不是爸爸的错,是我,我怀孕以后特别想要,现在有七个多月了,才没忍住勾引爸爸的。」静静连忙站起来拦住。妻子怕伤到怀孕的女儿只好愤愤的看了我一眼放下来茶杯。
-
-  「说说吧,你们是怎么开始的,想怎么着以后。」我和女儿对视了一眼说,事情是这样的。
--
  女儿从进入青春期以来就发育的很好,这多半归功于她妈妈的优良基因,小半则是我的训练,我原来是体育生,学过散打,后来当保镖期间认识梁玲结婚后才做的老师。相较于女强人的老婆,我有很多时间在家,所以我和女儿关系很好。
--
  因为以前的队友打死过人,我的脾气是很软的,所以女儿很敢和我撒娇。我空闲时间就带女儿去游泳,健身,我练器械她练瑜伽。后来和女儿好上之后她一直说我早有预谋,练瑜伽是为了让她夹得紧。-

-  说回正题,女儿发育的很好再加上叛逆期,对我依然很亲密,但是和她妈妈关系并不好,还偷偷的交了个男朋友,那时她才十九岁,刚上高 二。之后发生了一次意外,那个男孩并不是什么好学生,对于这个美丽性感但吃不到手的小女友动了心思,带着女儿去了ktv,结果意外的火灾让女儿的贞洁得以保全,但是眼睛却失明了。-

-  瞎了的女儿情绪很坏,不配合治疗,又是摔东西又是要自杀的,我无奈之下假扮男友哄她,其实那小子听说女儿失明了拍我们家找他麻烦,早就跑了。这样,时间长了,我也模糊了父亲和男友两个角色。她十九岁生日那天,梁玲正好出差在外,我便做好了菜买好了蛋糕和女儿单过。我假装着女儿的男朋友,我们聊得很开心,还开一瓶红酒,等我将微醺的女儿抱上床的时候,她说,「要我吧。」我耸然一惊,考虑是否说出真相。
--
  女儿说,「要我吧,爸爸,四个多月了,我早知道了,你的面容一直在我脑海中,你的气息,你的关怀,你的话语,都是我所习惯所依赖的,如果你不是自己父亲,那我早跟你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我心里知道,自己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喜欢他的一切……或许,从一开始,自己和他,就都没有退路了吧……可是我知道跨过这条伦理栅栏很难,我也不想破坏你跟妈妈的婚姻,可是今天我从医生那知道你要送的我生日礼物是你的眼角膜,我决定放开这一切,爱我吧,爸爸。你才是我一生中最想要的男人。」少女的幽香刺激了我的神经,一冲动,就把女孩儿报了个满怀。
--
  「静静……」声音中是压抑的情欲,如同叫着自己的爱人。明知不应该,但还是不自觉地伸手抱住女儿的背。我自认不是个贪图美色的人,但是怀中的人儿真的太完美了……女儿抬起娇嫩的红唇吻了我,一只纤手放上我下身的鼓胀处,另一只手带着我的手垫在了她挺翘的肉臀下。-

-  爱她,有什么不可以……感受到女儿的主动,我心里泛起这样一段话,我的沉默鼓励了女儿。她得寸进尺地将手塞进我的内裤中,龟头处传来的无以伦比的快感……下身被女儿的小手搞得火热难挡,我不再迟疑,顺手一带,就把女儿压倒在软绵绵的床上。女儿惊讶的呼声被我用吻打断,温柔似水的吻让女儿再次迷失在情欲中。我抚摸着女儿光滑鲜嫩的上体,品尝大餐般趴在女儿的身上与她缠绵,手掌带着火热掀起我为她买的短裙,解开我为她穿上的内衣,释放出我朝思暮想的大白兔……初经人事的女儿害羞地并拢双腿,后悔今天穿了这样的短裙,虽然性感有人的双腿死死的缠住了父亲坚实的后背,却不能被老实的父亲轻松的解开。
--
  「早知道穿长裙不穿内裤了。」女儿嘀咕道。
-
-  「小色女。」我都被气乐了。把女儿的美腿架在自己肩膀下,少女私密处的湿润让我好几次都忍不住要撕烂女儿的内裤,但对身下爱女的关心还是让我控制住自己的行为。热的吻滑过女儿迷人的乳沟、丰满的胸线、娇小的腰部,独一无二的柔软触感让我倍感满足,手掌触上女儿的内裤边缘,轻轻脱下。手顺着女儿的大腿内侧向前摸去,直摸到她泛滥的阴道口,小心地逗弄着她的阴蒂,满意地感受着她条件反射般地抽搐。
--
  看看时机已经成熟,我把自己的阴茎对准女儿冒水的阴道口直插进去……当龟头触上阴道口的那刻,我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只剩下龟头处传来的阵阵酥麻的快感……私处被火热的异物侵入让女儿本能地想要退缩,却靠着意志力死死的缠住我的腰,唯恐我怀疑她不乐意。女儿的阴道已经足够润滑,但是处女身的严丝合缝还是让我举步维艰。我小心翼翼地继续挺进,幅度不敢太大,怕伤害到身下的可人儿。女儿阴道的褶皱被我的阳具一寸寸撑开,这种探索亲生女儿生命之路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让我想大声喊我是世界之王。
-
-  女儿阴道壁上的嫩肉完全地包裹住自己的阴茎,还在像有生命般地缓缓蠕动,酥麻的快感让无比幸福房内,女孩双腿八字形张开被男人快速地抽插着,交合处发出「啪嗒啪嗒」的水声,空气中充溢着男女交欢的气味……这时我手机响了,让女儿紧张地浑身一颤,阴道瞬间夹紧,压迫得我差点就一泻千里……我一看是老婆的号码,瞬间想到我并不是女儿的男友,而是她的爸爸,这种身份的觉醒让我感受到禁忌的内疚和刺激感。我犹豫着要不要接老婆的电话,女儿却不满我的停止,小嘴啃食这我的乳头,我思绪有点混乱,脑袋一热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伸手抓起电话凑到嘴边轻轻应了一声,「喂。」「老公,吃过饭了吧,今天静静生日,我打回去想跟她说声生日快乐,叫静静来听。」「你……等等……嗯……」  「静静,你妈妈要跟你说生日快乐。」我艰难地把话说完,女儿一听是她妈妈,吓了一跳,身体不自觉的又夹紧了,我差点就射了……老婆不会想到自己美艳的女儿此刻正跟他老实的老公在床上颠鸾倒凤,我把脸埋在女儿的乳峰里一动也不敢动。
-
-  「嗯,谢谢妈妈……」「嗯,我知道,我会的……」「最近恢复得很好……」耳边传来女儿跟他妈妈讲电话的声音,我不敢再抽送,女儿不满的一边讲电话一边狠命的夹腿。-
-
  「下次我们再聊,再见妈妈。」我再也无法忍耐了,电话一挂掉,我把女儿的身子翻了过来,还没等我动手,女儿就配合的把雪白丰满的屁股往上高高撅起,我对准目标快速的插了几十下,身体一阵颤抖,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女儿的阴道深处。然后无力的趴伏在女儿的裸背上喘气。这一晚,无论是为女儿破除,还是听着妻子的电话和女儿做爱,乃至最后的冲刺,心理上的刺激感都超过了生理上的感受,而生理上的快感已经是生平最强了。虽然我只有妻子和女儿这两个女人而已那一天我和女儿在做爱之后紧紧相拥在一起说了好多话,我们父女从来没有那么亲密无间过。对我来说我们血缘基础上又多了一层感情维系。也是在那时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女儿幻想的对象,女儿是心甘情愿和我一起,而不是失明后苦闷的选择。之前的小男朋友只不过和我有些神似,就已经让我的女儿甘心恋爱了,如今换成本尊,女儿更是一副别无所求的模样。我拙劣的表演从一开始就穿帮了,她怎么会听不出一直暗恋者的父亲的声音。但是恋父情节深重的女儿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当着妻子面和我亲近的机会,就将计就计了。她说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偏要再续前缘,今生也和你做情人。对于女儿的坦荡与热情,我只能以全身心去回报。从那以后我和女儿进入了我们的感情里最快乐的生活。就这样,我和女儿自那晚改变了关系,开始睡在一起。老婆一如既往的早出晚归,我和女儿过得就像小夫妻一样。每天一起做饭复建看病睡觉,这种温馨甜蜜甚至超过了和妻子恋爱时。
--
  之后一种新药治好了女儿的眼睛,但是女儿却得了另一种病,她怀了我的孩子。其实除了第一次我们都有小心的做避孕,女儿每天要吃很多药,避孕套存在家里又太显眼,所以女儿一直有在以将避孕药偷偷掺在其他药物里的方式避孕,当然为了女儿的健康,安全期中出和体外射精才是常态。可是常在阴道走,怎能不入宫。女儿还是怀孕了。女儿不能接受和我的爱情结晶胎死腹中。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只能趁女儿不显怀的时候私奔了。对外我能请假,女儿本身也在休学,但是对内,我只能留下和女儿出去旅游的字条就仓皇逃走。妻子很忙,但是智商能力都很强,很快从家里没收拾干净的内衣药具发现了真相,找到了我们。-
-
  「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不求您原谅我们,但是您让我把宝宝生下来再说好不好?我,既然做了爸爸的女人就理应为他传承血脉,我想为爸爸生儿育女」女儿向妻子哀求。
--
  「不生能怎么样呢,都这个月份了,难道去引产!」妻子的话气冲冲的,但是却让我听出了原谅的可能。-
-
  「你。不生气了?」
--
  「怎么可能,小三居然是自己的女儿,我都快疯了。这是离婚协议,等静静生完孩子恢复好身体咱俩就离。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妻子虽然依旧愤愤不平,但是却恢复了女强人的理智。
--
  「当然,是我们对不起你。」我利索的签了字。老婆虽然说的绝情,但实际上对我们很好,不仅帮我们把现在租住的房子买了下来,还留下了一笔不小的钱款足够我们生活。一直到女儿做完月子才不再出现,最关键的是这期间她帮我的儿子兼外孙上了户口。-
-
  我和老婆再见面是四年之后了,我带着儿子去幼儿园,巧遇牵着一个小女孩的老婆。老婆已经四十出头了,但是紧身的上衣让一对巨乳快要爆开来,还有黑色迷你裙特地展现她那双美腿,还是一样美丽。我们尴尬而礼貌地打招呼寒暄,才知道老婆是带女儿来报到的,比儿子小一岁。
-
-  「你再婚了,恭喜啊。」我的内心很复杂,虽然和女儿过得很快乐,但我对妻子一直很歉疚。-
-
  「再婚,也不算吧。」老婆撩撩发丝,笑了笑,小声说「你的后任就是你原来的老岳父。」「什么!」我惊讶的喊出来又赶紧收声。-
-
  「很惊讶?你们不也一样。」老婆有点不满。
-
-  「不是,我是觉得岳父这人很有学问很有气质,有点想不到。」我连忙挽救。-

-  「是啊,他是很英俊很有气质。」妻子的脸上露出自豪幸福的神情。「其实我从小就很崇拜他,和静静一样,恋父,也许静静就是我遗传的。不过我不知道我爱他。至少之爱。后来你们那事之后,我天天喝酒,还试图自杀,是爸爸辞去了教授的工作和我住在一起,我才能恢复过来。你知道我妈死得早,他也挺寂寞的。时间长了,也就水到渠成了。他六十大寿我们谁也没请,父女俩到乡间别墅住了一段时间。从那出来我们就是夫妻了。」妻子带着甜意的回忆让我感同身受。不过看到玩到一起的两个小家夥我就头大了,这俩算什么关系呢。儿子是我和女儿生的,女孩是妻子和岳父生的。以妻子为基础的话,算儿子的小姨?但是以女儿的视角看,岳父的女儿就是小姨,那是儿子的姨婆?乱伦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是突破禁忌的爱情而已,对下一代来说,关系还真是有点蛋疼。
--
  「本来我也不想生了,不过去了你们那一趟之后。我就和老头子说,你六十了,我也快四十了,再不给咱家生个后也就没机会了,就生了。」妻子看到我的眼光明显误会了解释了一句。
--
  「那有机会再聚。」我和妻子聊了聊各自回家,她找她的真命天子我找我的妻。-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