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父女二人之间的秘密
父女二人之间的秘密

父女二人之间的秘密

离家出发之后,魏宗建带着两名助手直奔省城而去,办理手续,后坐飞机抵达庐山机场,又辗转来到预定酒店,便迎来了等待已久的九江之旅。
--
  事有凑巧,随着接待抵达宾馆时,外面的天气还看不出半点阴郁的迹象,本来决定好了的事情,到了九江便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结果瞬间一场大雨的降临,莫说是抢修,连售后工作都搁置下来,所有的一切不得不被迫延迟了起来。-

-  这雨水连绵不绝,又是缝上梅雨时节,瞅那样子,便是一日两日也没有止歇的意思了。这种说变就变的天气,对于经常往返工作的魏宗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也只能是暂停了行程。
--
  随后在主家的安排下,直接来到酒店。席间,你来我往,谈笑风生,酒足饭饱过后又来到了一家星级足疗会所。魏宗建见对方熟门熟路,只是跟会所外面的接待耳语了两句便引荐着来到了一个暗金包厢里。-

-  幽暗灯光照射下,屋子里的吧台和影院层次分明,甚至还带有一个小型舞池,更不要说内藏暗间,可谓是奢侈华丽,金碧辉煌。扫视着房间里的布局,喝得有些熏醉的魏宗建心道「这哪里是什么足疗按摩啊,分明挂着羊头暗地经营别的项目,也是,光靠着足疗也不赚钱,社会风气嘛!」负责人朝着身后的助手努了努嘴,便招呼着魏宗建的手下离开了这里,随后他指着房间朝魏宗建说道「魏总,这里的环境您觉得如何呀?」魏宗建脸上带笑,频频点头道「挺好挺好,又让你破费了!」负责人笑着摆了摆手「看您说的,您这不是见外了吗!」眨眼之间,房门推开便陆续走进四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她们穿着短裙高跟,紧身胸衣性感暴露,一副胸肥腿长的模样,声音之嗲嗲简直腻死人了,直看得魏宗建目瞪口呆,隐隐猜到了接下来的内容。
--
  「魏总是大忙人,一点心意不成敬意,一路上辛苦,解解乏,解解乏!」见魏宗建脸上显出疑惑之色,负责人低声耳语了两句,便朝着姑娘们一挥手,吆喝道「给我精心伺候着,一定要确保魏总舒服,听见没有!」姑娘们呼啦一声围拢了过来,直接便把魏宗建包围起来,高耸的胸脯首先挤向了魏宗建的身体,那样子恨不能和他融为一体才好,弄得魏宗建浑身麻痒,异常难受,酒后的大脑显得迷乱起来。
--
  负责人边退边吩咐着姑娘们,随后朝着魏宗建笑道「今儿晚上这几位姑娘就听您的了,咱们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这就不打扰您的休息啦!」风月场合,魏宗建一个大老爷们被一群训练有素的小姐包围着,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便被按倒在了一张专门用作按摩的保健沙发上,昏昏沉沉中被八只嫩手推动起来。-
-
  旅途上的连续颠簸,让身体总是处于疲乏状态,尤其是在酒后,这种身体上的疲劳便越发明显起来,在姑娘们训练有素的动作下,身体上传来的舒坦感觉使人昏昏欲睡,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  像这样的灯红酒绿的生活时常诱惑着魏宗建,善恶一念间,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尤其是生意场,这种情况简直司空见惯,比比皆是。
--
  美轮美奂的房间内,灯光显然是经过处理的。时明时暗让人眼前一花,不断蛊惑人心,带出一抹妖艳色彩。正当魏宗建身体放松享受按摩时,他感觉腰间的裤带一松。-

-  睁开眼帘,魏宗建眯缝着眼,好一会儿才看清楚眼前的场景。身侧两个姑娘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紧身上衣,而按摩在身上的手指早已变成乳推,难怪感觉柔软波动呢!
-
-  每每离家,不管时间长短,总给人一种不舍和虚幻的感觉,虽说习惯了这种生活,但酒后波动的内心随着疲倦的席卷引发出来的空虚寂寞,便又让人心旌摇曳,很难保持镇定。
-
-  「哦~」若论单纯的按摩,这和魏宗建的内心想法并不冲突,但今日碰上的情况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设想,就在他脑子里昏昏闪现这个念头时,下体便被一个温暖的小嘴含了起来。-

-  魏宗建挣扎着欲直起身子,两旁的姑娘早已笑着解开了他的上衣扣子,按压的同时,不断用那白皙的俏花枝拨打他的身体,脑子里甫然想到娇妻,愧疚的同时,下身骤然硬挺了起来。-
-
  「老板好厉害呦~」伏在魏宗建双腿间的姑娘嘴里吐出了硬硕的阳具,欣喜地看着眼前的物事,朝着魏宗建笑着说了一句,随后便又抓住了那根长长硬硬的棍子,认真而又卖力地舔吸起来。其余三个姐们分工明确,一个探出上身双手按住了魏宗建的胳膊,用双乳盖在他的脸上反复摩挲,另外两个则是来到他的脚下,给他按摩起脚板来,这番动作,魏宗建本就浑身酥软,哪里还挣脱的了。
-
-  「嗯~」肉香四溢的乳肉灌在魏宗建的口鼻上,昏暗中,一抹蒲白晃悠在魏宗建的眼前,扑楞楞的奶头子划在他的脸上,竟让他心潮澎湃的同时,感觉嘴里干燥了起来。-
-
  反复干咽着唾液,魏宗建感觉自己心跳得特别厉害,下面被吮吸的阳具在小姐反复吹吸的情况下已经爆硬到了极点……长走夜路,难免遇到鬼,惶然中,魏宗建驱散了身边的姑娘,手中举着的手机上还显示着娇妻的笑脸…… ……那天过后,天气依旧时好时坏,雨水也是停停走走。在后面的时间里快马加鞭,魏宗建带着助手总算在进度的时间表上提前赶制完工,让他心里着实踏实了下来。为了表示感谢,九江这边的负责人特意在魏宗建返程前给他安排了行程,来九江不游览一下风景,未免太不尽情谊,便又提出了邀请。-

-  赶工时的忙碌,基本上让魏宗建忘记了初来九江在会所里发生的事情,现在收工完事,听到相邀,便想起之前会所里面发生的那一幕惊心动魄。赤裸着上身的姑娘用油光光的身体反复给他推动身体,醉态朦胧于那个时刻,再如何圣贤的人也难免失控,更何况像他这样的人了。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飞机推得多了,难保不会……两个助手在这段期间也是够卖力的,看着他们脸上的期待和兴奋,魏宗建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心里却又在想:也不知道除了游览庐山之外,还会不会有别的附加项目……江山如画,庐山这边风景独好。游三叠泉时,见那飞流瀑布白练似地由上而下倾泻出一道白花花的帐幕,泉水与怪石相邀,飞刷着溅起浪花无数,银白之色的水花在光线的折射下更是显得晶莹剔透,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在振聋发聩的声波里,景色美丽壮观,让人赞不绝口,也难怪李大诗人写了那一首《望庐山瀑布》描述此情此景,便最是生动贴切。
--
  古树参天,伸展茂密,遮阳的同时,在这炎炎夏日里让人感觉清爽怡然,很有一种融入大自然的感觉。-
-
  一路游览庐山风景,又见识了芦林湖翠蓝似镜子面的湖水,今早在导游的带领下,顺着山道缓缓爬行,聊着天,心旷神怡。-
-
  渐行渐高,心境也融入到了大自然之内,眼前的这片云山雾海展现的画面所产生出来的大气磅礴,让人心中豪情万丈,荡气回肠时,沉稳如魏宗建者都禁不住掏出了手机,把那些所见的美景一一拍摄了下来,留作纪念,回头好好分享给自己的妻子,让她也体验一下这里面的味道…… ……为了便于丈夫在外面安稳踏实的工作,离夏并未把这一段时间内家里发生的情况告诉给他,就怕影响到丈夫,当收到他发给自己的照片时,看着相片里丈夫熟悉样子,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丈夫离家这一个月里所发生的事情犹如一场噩梦,全都压在了离夏的心头。
--
  她也是人,说心里话,这股压抑着的心情实实在在需要发泄出来。自打张翠华母子离开这里,虽然父亲的心里仍有些纠结,可这两天过来以后,总归在自己的劝说下好转了起来。今儿早上吃过了饭,本来丈夫通知的是今天回家,却又临时变动改为明天,看来又要在那边应酬一番,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
  「您姑爷明天就能回来了……」跟父亲说着,见他之前脸上还带着笑容,乍一听这话,脸色渐渐变得忧郁起来,意识到父亲可能又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怕见到丈夫抹不开脸面,离夏又急忙劝道「事情都过去了,别想那么多,咱们该高兴才对呢!」「你说的情况爸也明白,哎~话虽如此,可建建怎么看呢!」单纯的离婚并不可笑,甚至都成了家常便饭,但老离的情况在那里摆着呢,他一个花甲年龄的人弄了这么一出,闺女不提,可姑爷的脸儿还得看,又怎能让老离心里不嘀咕呢!
-
-  沉默了一阵儿,老离还是把心里话告诉了闺女。-

-  「谁这一辈子能够平平稳稳不出现差错,都是您太善良了……这事您也别看得太重,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老天不都惩罚她们了吗!您放心吧,宗建也不会说什么的!」朝着前头晃来晃去的儿子示意了一下,离夏劝慰着父亲。-

-  「你妈妈活着前总是替我操心,现在又轮到了你,总让你惦记着,爸爸的心里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老离推着购物车,朝着闺女慨叹着说了一句。
--
  「看您说的,我是您什么呀!您还记得我小时候您抱着我逛街的样子吗?」撩着头发顺于耳下,离夏乜了一眼父亲,身体靠近老离的身体,慢慢的,离夏的手按在了父亲的手上。-

-  感受着闺女手心上的温暖,老离抬头瞅着已近不惑之年的闺女,除了心里头升起了暖意,闺女那眉眼之间透露出来的风情,让老离瞬间竟产生出一股错觉,直如老伴再生,陪在他的身旁,手里仿佛推着的也不是购物车了,而是改为怀里抱着那个可心的闺女。
--
  「又想什么呢?」见父亲眼中满是温柔,离夏笑着问道。
-
-  「呵呵~爸想起了以前,想起了你妈,想起了你小时候的那些岁月……提前给宝宝买些东西吧,到时候都用得上!」老离脸上挂着笑,回忆着过去,当想到闺女肚中的宝宝时便说了出来。-
-
  「爸~瞅您说的,还早呢!」父女旁若无人地说着悄悄话,媚眼如丝的离夏一脸幸福,不光是父亲心里惦记着她,更多的是,父亲似乎已经走出了离婚阴影的困惑,这是目前离夏最想看到的。-

-  出商场时,正推着购物车准备把商品放进车内,老离便被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拦住了去路。老离正不明所以,就听对方神秘兮兮地说道「先生,要不要看点东西?」见对方神神秘秘,老离瞅了瞅闺女,见她同样不知所谓,便随口问了一句「看什么?」妇人穿着一件黑色外衫,靠近身来,随手从衣服里捣鼓出一个黑色袋子,朝着老离努嘴说道「您想看什么?我这里都有,都是好的!」老离哪见识过这类玩意,只是一扫便看到里面花花绿绿一打子光盘,随后摆手道「对不起,没兴趣,没兴趣!」见老离不为所动,妇人老神在在地说道「里面的东西老刺激了,还有乱伦的呢!你们夫妻二人难道就不想增加点情趣,欣赏欣赏里面的刺激内容?」也难怪兜售光盘的妇人把老离父女错认为夫妻,瞅他们甜甜蜜蜜的样子,尤其还带着一个孩子,那并不显老的样子,任谁看都会误会,就更不要说兜售黄盘的妇人了。
-
-  老离皱着眉头说道「不要不要。」正推车前行,就听妇人嬉笑道「十块一张真不贵,要不你给八块也行,让你媳妇看看里面的内容,保证爽死……」「跟你说没兴趣了。」打断了妇人的喋喋不休,老离直接瞪了对方一眼,这时候也看到了闺女脸上的羞晕模样,除了厌恶那个兜售黄盘的女人外,老离的心里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随着闺女的身影走在后面,当老离看到闺女窈窕的身子时,那怪异的感觉便越发强烈起来…… ……闺女陪他出去散心,外孙又这么懂事,如果这日子始终如是,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明天姑爷就要回来了,还不知道他心里怎么看呢!晚饭老离吃得有些心不在焉,确切的说是又端起了酒杯,喝起了闷酒。
--
  「您怎么啦?」见父亲坐到饭桌上便有些闷闷不乐,喝酒更是一言不发,离夏在哄着诚诚回房休息支开了儿子之后,悄然坐在了父亲的身旁,把手按在了父亲的酒杯上。
-
-  「也没事。」老离正要端起酒杯喝酒,白玉色的柔软小手便扣在了他的酒杯上,扬起脸看着闺女,颇有些落寞地说了一句。-
-
  「还说没事,看您现在的样子。喝了多少酒啦?以后您少喝点,就不知道心疼自己吗!」初看,眼前的女子宛如十七八岁挽着辫子时的模样,恍惚间在老离的眼前不断变化,越来越像,重叠起来的样子便有如乔颖彤再生出来。
--
  「颖彤~」老离低声喃喃,酒杯上他握住了女子的手,像是寻找安慰似的,轻轻摩挲着女人如玉如滑的嫩手。-
-
  「想我妈妈了……别难过了……还有我陪着您呢~」见父亲失神的样子,离夏不忍父亲的心里再次出现创伤,两只葱白小手齐齐抓住了父亲的手,哄孩子似的安抚起来。
--
  「哎~」长叹了一声,老离抬起了头,怔怔地看着闺女。
-
-  拿起了酒瓶,离夏给父亲的酒杯蓄满了酒,清婉地说道「这事情不怨咱们,您又何必纠结呢!」端着酒杯,离夏复又说道「别在意别人说些什么,只要自己过得舒心,那就足够了……喝了这杯酒,就不许您再喝了,知道吗!」「爸听你的!」闺女断续说着,心底的隐伤终究逃不掉闺女的眼睛,知父莫若女,说得老离心里一阵感动,愧疚的内心随之淡了下来。-

-  「还说呢,哪次您又是听我的了!」脸上带着笑,离夏挪动着身体凑到父亲身旁。
--
  「陪陪爸爸~爸以后少喝。」老离眼前一亮,接过闺女递过来的酒杯的同时,伸出双手,把闺女搂进了怀里。-
-
  「还不是得听您的~」莞尔一笑,离夏便坐在了父亲的腿上……这悠悠岁月匆匆流转,仿佛在记忆的长河里曾有过这样一段镜头,那年,待嫁中的花信俏姑娘坐在不惑男人的怀里,父女之间亲亲密密,诉说着衷肠,随着镜头延伸出来,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只不过,当年那个丰熟的少妇现在已不在他们身边,天各一方,阴阳相隔。
--
  「~热。」温顺如猫,蜷在父亲怀里,感受着父亲的呼吸和身体上的躁动,不时地被父亲吹在耳边的酒气弄得身体痒痒,尤其身下还有个凸起物不断顶耸着,叫人心神迷乱……熟悉的味道总是不经意地让人留恋着,那醇香的美酒似乎也并未令怀有身孕的离夏觉得一丝反胃,更多的是沉醉,眼中透着氤氲,感觉身体渐渐燥热。
-
-  「陪在爸爸身边,简直委屈了你啊!要是难受就……别,别扰了肚子里的孩子……」一个热字便让有些忘乎所以的老离醒转过来,这时候的闺女可是双身子,别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她浑身难受。
-
-  「都给您看过检查报告了,坏……」微闭着眼睛,老离感觉到闺女用头部摩擦自己的脸颊,身子也在他的怀里轻轻摆动起来。
--
  隔着丝质短裙把手搭在闺女的身上,无论放到哪里,老离都能感觉到闺女身体上的隐隐跳涌,让他情不自禁。-
-
  这感觉和味道,在仲夏夜的暖风的吹拂下,有浓浓的亲情相伴,有美酒佳肴的相佐,在半轮圆月的陪衬下,似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
-  抿着酒,老离偷瞧着闺女的侧脸,见她微闭的眼眸轻轻错动,睫毛长长挑了出来,便夹动着筷子给闺女送了一口菜,就像多年前闺女未出阁时,搂坐在怀里陪他喝酒一样。看着闺女唇齿轻动,老离的心头逐渐舒缓,放下筷子,老离在闺女耳边轻轻说道「热?爸,爸给你……」心潮起伏,动作中,老离的手从闺女的身后把裙子的拉链悄悄拽动,随之敞露出一片腻人的白光。见此情景,老离的拇指食指相扣,闺女如滑的后背上那横起的奶罩扣瓣便被他磕了下来。-

-  除了卷动垂泄的栗发,在给闺女拉链打开之后,已然敞开了一道口子,把她那盈光玉润的后背完全展露了出来。-

-  颤抖着双手,老离把手探向闺女的玉背,见闺女身体不断战栗,老离自己的身体何尝不是那样。轻缓动作,双手颤颤巍巍地一寸一寸游走着,钻进裙子里,终于摸到了那对沉甸甸而又热乎乎的宝贝。-

-  这个当口,老离只差说一句「请宝贝转身了」,实际上,在他双手抓摸住闺女胸前那对豪耸的玉乳时,哪有工夫思考别的问题。双腿承受着闺女丰腴的身子,耳边听着她那微微喘息的声音,就凭两腿间支起的凸橛子也是让老离心跳加速,脑头都冒出了汗!-

-  夏儿的奶子比她妈妈的还要壮观,软中带弹,肥熟到了极致,仅是摸了两摸奶头便翘硬起来,肉丢丢的让人爱不释手。摸着摸着,下意识里,老离侧头偷看了两眼大门方向,这时候,在他的心里竟紧张了起来,总担心出现一些问题,尤其是怕那突然钥匙开锁的声响,脑子里一冒出这个念头,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十四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当时闺女出嫁在即,老离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说实话,聘闺女出门子,犹如剜心一样,一刀刀在割着他身上的肉,但又没法阻止,也不能阻止闺女的幸福。借酒浇愁,老离实在不知道后面那一个礼拜的时间该如何度过了。-

-  炎热的夏天,情况和现在一样。老离现在仍记忆犹新,尤其是闺女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出了那个「热」字,当时,他便义无反顾地抱着闺女来到了卧室,把她的裙子从腰前撩了起来。-
-
  闺女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不断冲击着老离猩红的眼睛,摆在他眼前的这对泛着亮光的两条玉柱曾不止一次被他看过、摸过,简直再熟悉不过了。看着闺女颀长充满活力的大腿,老离把手搭在了上面。
--
  「热」
--
  耳边又想起了闺女嘤咛而带着醉醺醺的声音,隔着丝袜看着闺女那欲盖弥彰的神秘三角地带,老离毅然决然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袜腰,一把给它拽了下来。
--
  处女鲜红的肉穴紧密地闭合着,老离不知道闺女有没有跟那个叫魏宗建的小伙子,也就是即将成为他姑爷的男人发生关系,一想到一个礼拜之后的事情,老离的心里除了不舍和郁闷,当时又多了一层嫉妒。
-
-  试想一下,养了二十多年的闺女,一朝便要跑到别人家中生活,当爹的心里怎么想?心里那股憋屈实在无处倾诉,各种情感一下子倾泻出来,涌上心头。-
-
  「爸~我热」闺女踢腾着双腿,不断扭动着身体,脸上一片醉红,眼睛看起来都润湿了。
-
-  「爸疼你~」老离张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闺女,酒气上涌后便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欲,只脱了裤头便抱住了闺女的两条大腿。
-
-  记忆中,当时老离把龟头插入闺女的小肉穴里,瞬间灌入油乎乎的小穴,那紧窄程度,简直如同一个收缩的皮碗儿,裹在他的龟头上,温热湿滑中还不断产生出吸附感,这要是深入其内,那是多么令人心潮彭拜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一种置身其内的感觉。
--
  当时如不是闺女反复喊疼,乃至于双腿都盘夹在老离的腰间,情况或许就要改写。-

-  见闺女双手死死抓住床单,眉头紧锁,脸上几乎滴出血来,老离实在狠不下心,不忍一竿子直接戳入,把闺女的身子破了。僵持中,女儿穴口上的紧缩和蠕动反复嘬吸着他老离的龟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面响起了开锁声音。
-
-  紧张伴随彷徨,老离感觉闺女的身体骤然收缩起来,像要吞噬他的阳具一般,措不及防之下,老离只觉身体再也控制不住,精关一松,飞涌着便喷射出来,随即仓皇收拾残局,都不敢面对突然回家的老伴了。
-
-  ************
-
-  想起曾经的过往云烟,唏嘘声里老离激动的心情渐渐冷寂,当爹的居然对闺女做出这种事情……想起了这些,老离的脑袋上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凸起的阳具渐渐萎靡了下去。-

-  刚兴起来的念头,便让老离想起了老伴,再说明天姑爷就要回来,自己对闺女这样,是不是……这难免又给人一种乘人之危的感觉,脑子里一阵错乱,随后昏昏然从闺女的裙子里抽出了双手,叹息声中,老离又把酒满上了。
-
-  「爸,嗯~您少喝点吧……」被父亲摸得浑身酥软,双腿之间都潮热了起来,父亲猛然停止了动作,偏偏又满上一杯白酒,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直把离夏臊得一脸通红,乜着父亲说话连声音都变得发软起来。
-
-  老离直直地看着闺女的眼睛,心情极为复杂,感伤中多了忧郁和落寞,再不复之前的冲动和兴奋。-
-
  前后变化如此之大,看来父亲的内心波动的确很大,只是不知他心里又想到了什么。一个受到挫折和打击的男人,此时是多么无助,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没有超凡脱俗的本领。感受着父亲那有如做错了事情等待惩罚的样子,此时的他更像是个孩子。-
-
  算来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父亲本已平复的情绪在激动过后再起波澜,尤显得郁郁寡欢。离夏不想父亲一再难过伤心,便伸出莲藕般圆润的胳膊,搂在父亲的脖子上,就像她小时候不开心时父亲哄着她那样,轻轻唱了起来:
-
-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风雨一肩挑。-

-  唱罢,离夏闭上了眼睛,把脸贴在父亲的脸上,柔声说道「……我一直都陪在您的身边,一直都在!」耳边轻轻呼唤,那声音极为动听缠绵,钻进老离耳孔的时候,怀里的软肉在畔,那感觉犹如万千虫蚁爬身,让老离难以控制情欲,矛盾的心理左右不断徘徊,抓住酒杯的手松开紧握了多次。-

-  这么多年过来,除了闺女当初结婚前有过一次亲密接触,剩下的便都是暧昧不断,即便是她坐月子时,也都只是摩摩擦擦,不敢过多逾越雷池半步。如今到了花甲之年,人生走过了大半,做人难难做人啊!
-
-  「给我挠挠后背吧!」不知何时,闺女清婉出口,把身子背向了老离。
-
-  没有了胸罩的束缚,那白花花的后背浮现在了老离的眼前,让他无处躲避无处躲藏。
-
-  只象征性地弄了两下,老离便感觉裆里的玩意又不受控制地硬了起来。盯着闺女盈亮的后背,老离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杯,一个深呼吸后,他便伸出手来,抓住了酒杯,一口干掉杯中的白酒。-
-
  气血瞬间涌上心头,老离的手便再度伸了出来,把闺女横抱在怀中,哈着酒气冲着离夏说道「夏儿,你越来越像你妈啦~」,颤抖中,老离的手臂钻进了闺女的裙子里,指头轻抠,中指便戳在了一团柔软湿润的地方。
-
-  「嗯~」见父亲脸色血红,双眼几乎喷出火焰,双腿上有如蚁爬,接着父亲的手指就触碰到自己的私处。
-
-  电流在指头触碰到私处时便迅速扩沿出来,别看隔着一层内裤,但那挠心般麻酥感,直接换来离夏一声轻呼,她翕合了一下杏眸随后紧闭,双臂搂在父亲的脖颈上,搂得更紧了。-
-
  鼻翼轻耸,曾经的华信姑娘如今已变成丰腴美妇,勾动着情意流转,想到青年时的情景,脑海瞬间律动出的场景在今时今日再度上演,见不得父亲的酸楚和难受,便让离夏甩出了燥热一词,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信号,父女二人之间的秘密。
-
-  正所谓:人生如露亦如霜。大梦十四载情长。-

-  青丝韶华匆匆转,不做生死两茫茫。
-
-  「颖彤~」喘息中老离呢喃了一句,听那语气,老离似乎是喝多了。在晃动中,老离抱起了女人的身体,他再也不想错过,再也不要和老伴那样,阴阳两隔,总是出现在梦中。-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