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死灵女法师
死灵女法师

死灵女法师

大战前的宁静总是那么的宝贵,我悠闲地坐在舒适的小帐篷里,啜着杯中热气腾腾的绿茶。茶是在后山污染之泉泡的,绿油油的泉水对于近卫军团那些娇弱的家伙来说就是断肠的毒药,但对于我们伟大的天灾军团的英雄们来说,却是无上的佳茗。
- -
我正低头打量着杯底的茶叶,想占卜下接下来的战局我能拿几个人头。「嗖」的一声,有人蹿进了我的帐篷,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来者是谁。能不经过门就「闪现」进来的英雄dota里屈指可数,和我相熟的也只有她了——痛苦女王!
- -
痛苦女王实际上看起来并不让人痛苦。虽然她总是戴着小巧的尖角头盔,但我宁愿称之为眼罩,因为它只是遮住她的额头和头顶而已。她也承认她戴着这玩意主要是为了防晒和看起来更酷一点。古铜色的健康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总是搭在她玉臂上的大红披肩,凸显了她女王的风采,尤其是当她轻柔地迈开步子时,宽阔的披肩在身后随风飘荡,结实细长的双腿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
-
-她的嘴角总是微微上翘,仿佛在对你微笑,这很容易让不熟悉她的人放松警惕,直到他们被女王的毒镖插进喉咙时他们才会发现她的笑容里饱含着讽刺和不屑。 -

-「怎么了,我可爱的小罗格,你的脸色好难看,难道是便秘?」「尊敬的痛苦女士,感谢你的关心,但我记得好像说过不止一次,我喝茶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我忍着怒气说,「还有,不要叫我小罗格,我是大名鼎鼎的死灵法师罗德里格斯……」
- -
「哎呦呦,何必这么认真呢,你难道不觉得罗格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亲切吗?」看到我摇头,痛苦女王掩口笑道,「罗德里格斯这个名字又长又难听,而且哪里大名鼎鼎了,根本是个毫无名气的东东嘛。」看到我脸色越发难看,女王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先不说这个,我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你想干嘛?要钱没有,要命不给!」我警惕地捂住了瘪瘪的腰包。「先申明一下,gank辅助不是我死灵法师的任务,我的风格一直是专心赖线打钱升级,所以想要买鸡眼的,请自掏腰包,不干我事。」我一脸正气义正词严大义凛然地正告道。
- -
为了小命大家都把钱换成装备药水带在身上,但总有一两个倒霉蛋得为大家做出牺牲,就是买鸡和买眼。所谓买鸡是指买小动物来当苦力负责在前线和后方之间搞运输(各种动物都有,但大家都称之为「买鸡」可见dota大陆的雄性不仅多而且欲望旺盛到了何种程度)还有就是买眼球来偷窥对方美女洗澡上卫生间————啊呸,说错了,是偷窥……好吧,是观察对方的动向,好去爆对方的菊或者防止被对方爆菊。(这很重要,要知道dota大陆各种生物都有,他们都会爆菊,如果全能骑士之类的帅哥爆一下或许某些特殊爱好人士会喜欢,但被山顶巨人爆一下估计你下半辈子就下不了床了。)按理说这么重要而且大家都得好处的东西掏钱时应该大家分摊才是,可我所见得一直都是某个被指定打酱油的倒霉生物哭丧着脸掏钱付账,付完帐还要被老大提醒一句:「哎,辅助的,要当心你这条小命啊,不要去送死,不然会拖累大家的,实力差就差点,但要有团队意识,知道吗?」一般这样的软柿子我们都亲切地称之为「辅助的」。
- -
「不要这样嘛,虽然你个子矮,身上也没肌肉,但也算是个男子汉吧,跟你借点钱都不行吗?小气!」女王露出鄙夷的神色。
- -
「什么叫做算是男子汉?明明本来就是,我问你,大家从老大那分的钱一样多,买点出门装都够了,干嘛还要借钱?」 -

-「本女王是智力英雄嘛,缺蓝的很,所以要向你借钱合成大魔棒,你也不忍心让女孩子经常跑回家喝水对吧?」
- -
dota大陆上的战斗一向是既紧张激烈而又旷日持久,有时你在己方塔下苦战半天,眼看生命值不多了,心想回家一趟吧,顺便更新下装备,结果你走到半路,塔被对方无耻地推倒鸟。但你如果不回去呢,嘿嘿,很有可能对方两个英雄一个无耻的连击就把你推倒爆菊鸟,所以回血回魔回家买装备一直是个头疼的问题。 -

-MD,老子也是智力英雄,老子也缺蓝,老子想买个小药水都舍不得,钱都得留着出梅肯,干嘛要帮你合成魔棒。你要那玩意有用吗,难道拿来自慰?
-
-痛苦女王看到我面无表情的样子,反而笑了起来:「就当帮帮忙好不好,我以后一定有回报的。」说着她舔了舔性感的嘴唇,神情间颇有些暧昧,令人心跳加速。 -
-
「呃,不行。「虽然她的样子颇为迷人,但我还是捂紧了口袋,鬼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报?我还是先顾眼前要紧。
- -
仿佛看出了我的疑虑,女王咯咯笑道:「你不相信我?那好我先做给你看。」「你要干什么?」我吓了一跳,难道她要硬抢?虽然作为堂堂男子汉应该不怕女流之辈,可是……我可是智力英雄啊,肉搏战不是我的强项。什么?痛苦女王也是智力型英雄,我呸,一个女流之辈整天用毒镖扎人,要么就是扯开喉咙大叫,这样也算智力英雄?好吧,说来说去,我打不过她,还是先闪人要紧。 -

-我捏紧了口袋,刚冲到门口。又是「嗖」的一声,我被一双结实的臂膀从背后牢牢地抱住了,尼玛她又用闪烁了,不带这么耍赖的啊。 -
-
「嘻嘻,怎么样啊,小罗格。」痛苦女王紧紧地抱着我,丰满的胸脯在我后背磨蹭着,「今天你别想逃脱老娘的手心。」 -

-「你想怎样?」我心想难道她要谋财害命。 -
-
「我说过只要你帮我肯定有回报,现在就让你相信。」痛苦女王一只手在我胸口抚摸着,另一只手伸到我两腿当中,隔着单薄的法师袍摸到了我的肉棒。后背传来的丰满乳房的触感,已经使得我的肉搏挺立了起来,现在被她握住的感觉更是令人难以形容。
-
-「嗯嗯,已经这么兴奋了吗?果然不出我所料啊,男人都是一样的哦。」痛苦女王的手指拨开了我的法袍,把我的内裤拉到膝盖,接着让我转身和她面对面。 -
-
我看到她眼中充满了得意的神色,朝我吐了吐舌头。她蹲了下去,用一个指头点拨着我的肉棒:「平时看上去一个猥琐的家伙,下面的家伙倒是不小,还蛮精神的。」 -

-我平时哪里猥琐了?我刚要反驳,痛苦女王已经一口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嘴里,下身传来的热乎乎的感觉立刻让我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没想到平时看上去野性十足的女王居然会主动给我口交,单是想到这一点就让我满足感油然而生了,何况她的口交技巧十分出色,对我的鸡巴又舔又吸,舌头在沿着肉棒上下舔弄。 -

-一手像玩弄两个鸡蛋般地揉搓着我的阴囊,另一手轻拍我的臀部使我不由得紧绷肌肉挺起了身子,这样肉棒在她嘴里就插得更深了,几乎要到了她的喉咙口,她却一点也没呛着,舔弄得更加卖力,舌尖还不时对我的马眼发动进攻,很快我就快要憋不住了。就在我射精前的一刹那,她忽然用力捏住我的阴囊,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 -

-「你!」就要射出来的时候居然被人生生堵住,我简直要爆炸了。 -

-「想射出来吗?」痛苦女王脸上满是淫荡的微笑,我拼命点头。「那可要听话哦,知道了吗?」 -
-
说着她让我仰面躺在地上,痛苦女王两腿大大分开,对着我的脸蹲了下来。 -
-
饱满的阴户正对着我的嘴巴,阴户周围光溜溜的,当中一条紧密的裂缝微微有液体渗出。她将阴部一直贴到我脸上,对着我笑了笑,用两根手指分开了阴唇。和外面古铜色的皮肤相反,里面的嫩肉是粉红色的,仿佛从未对外人开放过一般,阴户上方一点肥大的阴蒂在饥渴地颤动着,期待着。 -

-我吐出舌头,先在她的阴唇上舔弄,接着舌尖挑逗她的阴蒂,直到她发出了控制不住的呻吟,我才将舌头探入她的阴户,那里面早已湿透了,淫液顺着我的舌头流个不停,把我脸上都弄湿了。没过一会,痛苦女王就再也忍耐不住,她提起腰部,对着我的肉棒用力地坐了下去。
- -
扑哧!「啊!」我俩同时大叫起来。我的肉棒仿佛一把长剑刺进了她的身体,让她脸上显出了似乎痛苦的表情,但那不过是似乎而已,因为她很快就主动地夹着我的鸡巴用力运动起来。她的阴道如同安了吸盘一样,随着她的每次坐下,将我的肉棒不断往阴道深处吸去,每次她微微起身,肉棒就被阴道壁往外推,然后周而复始,肉棒和阴道剧烈地摩擦着,夹杂着淫液发出淫秽的声音。痛苦女王仰着头,胸前早已赤裸,她双手揉捏着自己那对高耸的古铜色木瓜奶,舔着嘴唇梦呓般地叫着:「哦,太爽了,再来,抱着我,不要停啊……」我双手抱在她腰间,手掌按在她圆滚滚的屁股上,大拇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屁眼。她也不以为意,反而更加兴奋地扭动腰肢,带着我塞在她体内的肉棒做起了圆周运动。哦,以冰封王座的名义起誓,我从来没有和女人这么狂野地干过!我的鸡巴剧烈地跳动着,马上就要到极点了。痛苦女王意识到了我快要射了,大声说道:「哦,来吧,全射出来,哦,我太兴奋了,我要大声叫出来了。」忽然她猛地俯卧在我身上,双手捂住我耳朵,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感到她全身,不,是周围的一切连地面、家具、整个帐篷都在剧烈的摇晃。怎么回事?尼玛,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是传说中的女妖尖叫!痛苦女王的成名绝技! -

-没有几个生物能在近距离内经受住她的全力尖叫,即使是英雄们如果猝不及防,也有可能被她这一招取了性命。要不是她刚才捂住我耳朵,我已经被她杀了。想到这,我又庆幸又后怕,加上本来下体已经到了极限,于是我大吼了一声,在她体内射出了炙热的精液,同时几道绿色的气体从我全身射出,又回落在我俩的身上。 -

-「靠!怎么会这样?」我沮丧地想,刚才是我没控制住,忍不住发出了我的看家本领——死亡脉冲,就是这几道绿色气体,敌人遇到立刻会肌肤枯萎,精力萎靡,而盟友遇到则恰好相反,不仅精力旺盛,还能补血疗伤。如此厉害的真气可谓王霸之气,用起来颇耗精力,平时不是轻易能用的。 -

-痛苦女王享受地吸我空气中的绿色脉冲,她又立刻精神抖擞起来:「嘻嘻,小罗格你真是太体贴了,完事了还知道给姐姐补补身子,你的王八之气好厉害啊!」「呃,拜托你发音标准点好吗,是王霸之气。」「哎,明明是王八之气好不好,要不为什么是绿色的?」「……」
-
-「好了,不多说了,该出发了吧。」痛苦女王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整理好衣服,「这次要不要和我一路啊?」 -

-「我想还是不用了,我可不想被你的叫声吓死。」想到刚才的一幕,不由让我心有余悸。 -

-「哼,没良心的,早知道刚才不捂住你耳朵,让你做个风流鬼算了。」痛苦女王娇嗔道,「那样你所有的钱都是我的了,就不必像现在还得给你留九十个金币了。」
-
-「什么?」我赶忙检视口袋,本来六百多金现在只有几十个了,尼玛她居然在和我打炮时把金币摸走了,「钱你都拿走了,你叫我怎么出门啊?」「不是给你留了九十个金币吗?买一组吃树正好嘛。」她满不在乎道,「喏,你有王八之气,没体力只要虎躯一震,D一下就可以了。其实吃树都多余了。」「你!」
- -
「好了,出发吧,祝你好运,要是这次你不挂掉话,」痛苦女王抛给我一个媚眼,一个闪烁消失了,只留下最后一句话在我耳边,「有机会我们再好好干一次哦!」 -

-字节:8626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