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宫闱故事
宫闱故事

宫闱故事

第一回碧水桃花魂销胜地浓云腻雨梦入巫山梨花无主草青青,金缕歌残黛翠凝。魂梦萧萧松柏路,岚光犹自照西陵。千章灌木绿荫凉,树下巍楼露粉墙。红紫芳菲依旧在,游人凭吊奠椒浆!山嶂叠翠,溪水潋滟,绿柳争妍,桃花吐艳。那个时候,正是春风袅袅,吹得百卉都盈盈欲笑。枝头的黄莺儿,也扑着双翅,婉转悠扬地歌唱起来。又有那穿花的粉蝶,迎风飞着,纷纷乱舞,好似天女在那里散花一般。独有衔泥的紫燕,却在树林里或是水面上,不住地掠来掠去,找寻着小的虫鱼,去哺那巢里的雏燕。晨曦渐渐地放开光华来,把草上鲜明可爱的露珠慢慢地收拾过了,便显出很娇嫩的一片绿茵来。这时,只听得一片大广场里鸣呜的角声鸣处,两扇大青旗忽地竖了起来。接着帐篷里一阵鼓声,便是几百个壮丁,一个弓上弦,刀出鞘,雄赳赳,气昂昂,很整齐地列着队伍,分四面八方排立着。大众又呐喊一声,顿时金鼓齐鸣,几百个壮丁就按着部位排起阵来。但见旌旗招展,刀枪耀目,队伍错杂,人若鱼龙,极尽五花八门的能事,把光平似镜的绿茵,早已践踏得足迹缭乱,连那一朵朵的野花,也被摧落不少呢。一班壮丁走着阵,变化万端。正在起劲的当儿,猛听得帐篷里面,轰然地一声信炮响,走出一个老头儿来。那老头儿头戴长缨的纬帽,身穿绣花开叉袍,外罩金狮短褂,腰系鸾带,一旁挂着荷囊和一根旱烟袋,右手高高地擎着一面杏黄的尖角旗。打量上去,那老儿约莫有八十来岁年纪。虽是须发如霜雪也似地白,却也是精神矍铄,大有老当益壮的气概。原来那蒙古的人民,没有什幺城垣都邑,只拣那土壤肥美,水草茂盛的地方,就盖起帐篷来,聚族而居,算是村落了。这个地方,叫做豁秃里,那老儿便是豁秃里的村长篾尔干。当下篾尔干将右手的杏黄旗轻轻一层,几百个壮丁,一阵纷纷滚滚,已崭齐地归了队伍。草地上角也不鸣,金鼓不响,霎时静悄悄地鸦雀无声了。篾尔干向四周瞧了一遍,对大众奖励了几句,便传下令来,叫众壮丁较射。这令一出,便由一个小卒,去八十步外放了三个箭垛。诸事妥当,篾尔干喝声:“射箭!”几百个壮丁各挽强弓射去,金篾声连绵不绝,十矢中倒中了九枝。蒙人本来专工郊猎,弓箭是他们唯一的绝技;七八岁的童子已是矢无虚发了,何况是征战的壮丁,自然要高人一等了。篾尔干看了不觉大喜,命取牛羊布帛,赏了一班壮丁,自己又取了一枝九节的熟铜鞭来,对众人说道:“俺这枝铜鞭,是幼年随金主完颜氏南征时所得。如今使得纯熟,五步之内打人百发百中。俺仗着他防身,寸步不离,足有六十多年了。现在年已衰老,要这利器也没甚用处,俺且把这鞭法传给你们吧。”篾尔干说着,将右手握住铜鞭,左右前后慢慢地舞了起来。他舞到得劲的时候,众人只觉得风声呼呼,铜鞭化作万道金光,和那阳光映成一片,篾尔干的人影子也瞧不见了,把几百个壮丁看得瞠目结舌,呆了过去。篾尔干舞了一会,才缓缓地停下来,收住了鞭,却面不改色,气不嘘喘,兀是没事一样,众人便齐齐赞了一声。篾尔干当然十分得意,一手捋着髭须,带笑说道:“鞭法既已演过,这鞭究竟传给谁,一时却委决不下,俺如今把这鞭去挂在百步外的竿儿上,谁能一箭射落铜鞭,这鞭就是他的。”篾尔干说毕,小卒们将铜鞭远远地挂着了。这时,几百个壮丁和几个头目,大家都想得那枝铜鞭,便各显身手,拈着弓,搭着箭,觑得亲切射去。那距离不免太远了,有的眼力不及,有的弓软射不到,结果大家束手呆看着,没有一个能够射得落铜鞭的。篾尔干眼见得这种情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方待更换别法时,忽听得帐篷里面莺声呖呖地叫道:“父亲,等我来射落那铜鞭吧!”莺声绝处,早走出一位绿衣长髻的美人儿来,正是篾尔干的爱女阿兰姑娘。她穿着一身新绿的绣花袍儿,碧油的蛮靴,梳了长长的辫髻,两鬓上插着鲜艳的野花,更兼她一头乌油的青丝,越显得她妩媚动人了。她一手拿着金漆的雕弓,一只鱼皮的箭筒,筒里插着几枝雕翎的金矢,便花枝招展似地走了出来。走到篾尔干的面前,就低低地叫了一声:“爸爸!”篾尔干一面应着,一面回过头去,叫小卒掇过一张皮椅来,自己坐下了。把阿兰姑娘的粉臂拖住,一把搂住坐在膝上,一手却抚摸着她的脸蛋儿带笑说道:“好妮子,休射吧!没地闪痛了腰儿,可不是玩的呢。”篾尔干说时,便低头去亲她的脸儿,阿兰姑娘忙伸手一推,笑着说道:“爹爹脸上的髭须又长又坚硬,却刺得人怪痛的!”说着,乘势把柳腰儿一摆,已是盈盈地走下地来。篾尔干这时只嘻开着嘴儿,眯着眼看那阿兰姑娘。那草地上几百壮丁,也都瞪着眼注在阿兰姑娘一人身上。她却好像风摆杨柳般地跑到草场中间,对悬鞭的标竿望了望,把粉颈一扭,笑对篾尔干说道:“远得很,恐怕射不到呢!”她一面说,左手扬着雕弓,右手轻轻从箭袋里抽出一枝金矢,舒开春笋也似的十指,搭上箭正要向那悬鞭射去。这时篾尔干已立起身来,满心希望他的爱女射着,就是草场上的众人,也个个伸长了脖子,在那里希望阿兰姑娘射中。说时迟,那时快,阿兰姑娘的箭还不曾发出,早听得弓弦一响,噹的一声,标竿上的铜鞭已射落在草地上了。众人当是阿兰姑娘射的,便不约而同暴雷也似地喝了一声采。把个篾尔干几乎笑得合不拢嘴来。独有阿兰姑娘很为诧异,想自己并没有发箭,那鞭怎幺就会掉下来呢?莫非有人在那里争我的先吗?但只见箭不见人,谅离此地一定很远,那发箭人的技艺也足见不弱了。阿兰姑娘正在出神,那小卒已把鞭拾了来,双手捧给她。阿兰姑娘待要接它,鞭究非自己射落的,如其不接呢,又舍不得这条好鞭。她正在为难的当儿,猛听得鸾铃响处,蹄声得得,罕儿山上两匹骏马,似风驰电掣般奔下山来。看看走得近了,骑在马上的是两位少年。两人一前一后,一般地穿着猎装,手执着硬弓,飞马而来。前头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高头红鬃的良驹,一种英雄的气概,从眉宇间直现出来。再衬上他一身金黄色的猎装,愈显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了。那少年一眼瞧见小卒将铜鞭拾去,便控着怒马,一手扬弓大叫道:“鞭是俺射落的,村长有令,谁射着的把鞭给谁,你们快把鞭来给俺。”少年说着,马已驰到草场中间,忙跳下马来,对篾尔干行了礼。篾尔干这才知道鞭是那少年所射落的,待要夸赞他几句,那后面骑黑马的少年也赶到了。篾尔干叫拿过皮椅来,请那两少年坐下。接着便笑道:“俺今天叫他们射鞭,原是征取人才的意思,不料悬得太远了些,竟然一个也射不中。咱们村里除了贤昆仲有这般的眼力,此外怕找不出第三个人来呢!”那起先的少年便再三逊谢。偶然回过头去,忽见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绿袍长髻,杏眼含情,桃腮带晕,一双玉手捧着那枝铜鞭,袅袅婷婷地走将过来。篾尔干忙从姑娘手里取过那枝鞭来,递给那少年道:“物自有主,咱便把来奉赠。”说时并不见那少年来接,也不见他回答。待留神看时,那少年一双眼睛正盯着阿兰姑娘发怔,倒把篾尔干弄得不好意思起来。还是那后来的少年,将起先少年衣襟上狠命地牵了一下。那少年正在迷惑的当儿,吃他一扯,险些倾跌下去,那种惊愕失措的样子,自然很是好看。因此引得阿兰姑娘格格地笑了起来。这一笑似出谷黄莺,声音又清脆又柔婉。那少年的魂灵儿,又几乎随着笑声飞到九天云外去哩。及至回过头去,见篾尔干递鞭给他,慌忙接过来,一头不住地称谢。篾尔干口里谦逊着,伸手拉住阿兰姑娘的纤手,笑对那少年道:“这就是小女阿兰果伦。”又指着那少年,向阿兰姑娘说道:“那个便是乞颜的公子,叫做巴延。”指着后面的少年道:“他是巴延的兄弟,唤做都忽。”篾尔干说罢,阿兰姑娘对巴延微微地瞟了一眼,忍不住盈盈地一笑。这时的巴延,好像椅上有了刺一般,弄得坐又不好,立又不好,简直和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了。因蒙古荒溟之地,所有的女子多半是粗丑不堪的,加上阿兰姑娘的容貌,的确是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就是汉女中也拣不出来,何况生在蒙古地方,自然要推她第一了,怎幺不叫巴延神魂颠倒呢?当下,篾尔干见巴延相貌出众,技艺又高,便有心要把村长的位置让给他。但怕众人不服,所以踌躇了一会,自己向自己说道:有俺在这里,怕他们什幺呢?就是众人不服气,放着俺不曾死,自有制服他们的法儿。篾尔干主意打定,就拱手对巴延说道:“咱有一句不中听的话,不晓得两位可以允许吗?”巴延和都忽一齐躬身答道:“村长的吩咐自当听从,决不敢有违。”篾尔干大喜道:“那是承你们二位的推重了。”说着就顺手取过那面卷着的尖角杏黄旗,递给巴延道:“俺自掌这旗儿到现在,算起来足足已四十多年了。在那个时候,俺还是中年哩。如今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叫做人老珠黄,却虚拥着村长的头衔,自己想想毫无建树,真是惭愧!俺总想卸肩,但一时找不到能干的人材。目下有二位在这里,可称得是少年英雄,又是乞颜的后裔,理应出任艰巨,那是天赐给族人们的总特,机会万万不可错过!”篾尔干说罢,又从身边掏出一颗印儿,连同旗子一并授给巴延兄弟。巴延兄弟俩不觉吃了一惊,一齐推辞道:“村长春秋虽高,精神却很健旺,我们后辈叨教的地方正多,怎幺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我们兄弟俩断断不敢领受的。”巴延兄弟俩说毕,只低头躬身,再也不肯接那旗印。篾尔干见巴延和都忽都不肯答应,便重复说道:“二位不要误会了,这是俺一片的真诚。倘二位担任村长的职司,俺能卸去只肩,将来一副老骨头得终天年,便是二位的恩典了。”篾尔干陈辞虽具恳挚,奈巴延弟兄俩只是不答应。篾尔干知道苦劝无益,就回过身去,向阿兰姑娘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阿兰姑娘微笑点头,又回眸对着蓖延嫣然一笑,真所谓“一笑百媚生”。弄得巴延浑身无主,几乎要软瘫下去,却眼睁睁地望着阿兰姑娘走向帐篷里去了。巴延待瞧不见了她的影儿,才如梦初醒过来。美人虽去,那余香犹在,那一阵阵的兰麝香味儿,望着巴延的鼻管里直钻入去,似乎美人立在他身旁一般。再仔细一留神,香味是那枝铜鞭上发出来的。这是方才阿兰姑娘曾拿过那枝鞭,因此染上了香气。巴延暗自笑道:我那枝鞭倒好艳福啊!想着,不觉又呆呆地怔了过去。不料帐篷里一阵的呜鸣号角声,却把巴延惊醒了。但见那些壮丁,又齐齐地整起队伍来,在村外的族人也纷纷地归来了。原来蒙古的民族,除却充丁卒的,余下的民众平时都在村外游牧或打猎。一遇到有事,只须村长一声号召,他们就立刻回来齐集了听令。今天闻得号召的角声,晓得村里有紧急事儿,不一刻的工夫,已都麇集在草场上了。篾尔干立起身来,先拿白旗挥了一转,这是叫大众肃静的暗号。果然草场上的人虽众多,却连咳嗽声音也没有了。篾尔干才收起白旗,一手抚着颔下的银髯,高声对大众说道:“俺今天邀列位聚会,可知道俺是什幺意思?”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一时摸不着头脑,却回答不出来。篾尔干便继续说道:“俺因为年力俱衰,不愿再担任村长的重任,现在要想告休了。”众人见说,齐声答道:“村长去了,叫我们无依无靠的怎样呢?”篾尔干笑道:列位不要性急,等俺慢慢地讲来。须知‘天下没有无散的筵席’,俺岂能永生在世上呢?这个职缺早晚要让人的,不如趁列位齐集的当儿,俺把村长让了别人吧!”篾尔干才说完,众人又齐声问道:“新村长是谁呀?”篾尔干见问,就回头吩咐小卒把巴延拥了过来,篾尔干指着巴延向众人说道:“这便是新村长。而且才智武艺要胜过俺十倍,你们拥戴他做了总特,日后自有无限的幸福!”篾尔干说着,又将都忽一手拉过来,也拥在众人面前:“这是新村长的兄弟都忽,也就是你们的副总特。”众人齐应道:“老总特的话,想是不差的。咱们快来谒见新总特吧!”这句话才说毕,早听得一声吆喝,那许粪的族人和几百个兵丁,便是齐齐地下了半跪礼。这个礼节是蒙古人最隆重的。他们往常朋友相见,不过握握手罢了;倘逢到了什幺喜庆的事,就是递哈达算是最客气了。至于半跪礼呢,叫作打千,非谒见王公大臣不肯行那半跪礼的,独对于总特却十分信仰。总特是蒙古人统领之意,他们和乞颜一样的尊重。乞颜就是开辟蒙古的鼻祖,所以他们格外信奉。蒙人家家供着一座神位,犹如回教的摩罕默德一般。当下,巴延给篾尔干这样的一摆布,弄得他无可推辞,只好勉强承担下来。这里由篾尔干交了旗印,巴延便向众人鼓励了一番,自己又说了几句谦逊的话,就传令散队。篾尔干备了一席酒,请那巴延兄弟俩,算是庆贺新村长。席间,由篾尔干叫阿兰姑娘出来,一同饮酒。那巴延本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此时坐对佳丽,更添豪兴。阿兰姑娘是不会饮酒的,三杯之后已是面泛桃花,一双秋水也似的眼睛只向巴延直射。原来阿兰姑娘,今年芳龄正当十九岁,还不曾有婆家哩。她是自幼便没了母亲,篾尔干因只有一个爱女,不愿把阿兰姑娘嫁出去。阿兰姑娘也常常顾影自怜,誓非年貌相等的少年不嫁。篾尔干几次要替她赘婿,都被她从中梗阻。但是,蒙古的地方,美人果然很少,要拣那俊俏的男子更不易得了,以是直延挨到如今。现在见了巴延少年英雄,又兼他目秀眉清,脸若傅粉,在蒙古人中真可算得首屈一指了。阿兰姑娘遇到巴延这样的美貌郎君,怎不教她芳心如醉呢?其时巴延和阿兰姑娘二人在席上眉目传情,两心相印,只碍着篾尔干和都忽两个人,不然他们一对旷夫怨女,早就要情不自禁了。篾尔干却毫不觉察,自顾他一杯杯地吃着。都忽坐在一边也不饮酒,只是默默地瞧着巴延和阿兰姑娘那鬼戏,心上兀是暗暗好笑哩。待到酒阑席散,已是红日斜西。篾尔干吃得酩酊大醉,由阿兰姑娘扶持他起身,巴延和都忽也告辞出来。小卒已牵过马来,巴延一头上马,回顾阿兰姑娘正扶着她的父亲一步一挨地走入帐篷里去。可是她那双勾人魂魄的秋波,依然盈盈地望着巴延,那个巴延弄得走不远了。身虽骑在马上,那匹马是有名的良驹,一骑到人,便喷沫竖鬃,拿嚼环咬得嘎嘎作响,只是要向前奔驰。巴延却奋力勒住了缰绳,那马要行不能,便团团打起转来了。巴延给马转得头昏,又是酒后,几乎堕下马来。还亏是都忽在旁催促道:“哥哥走吧!咱们回去还有事哩。”巴延被都忽一说,方才醒悟过来,这时阿兰姑娘已走进帐篷里去了。自有许多的族人和壮丁,来恭送新村长。巴延对他们略点一点头,把缰绳一放,那马奋开四蹄,如飞一般地往罕儿山奔去。不一刻,到了自己的帐篷,自有小兵出来带住了马,巴延和都忽下了骑,先到里面休息一回。巴延拿猎装卸去,换了便服去躺在藤椅上,呆呆地一个人在那里发怔。过了一会都忽走过来说道:“哥哥怎幺把猎装脱去了,咱们不是还要去打猎吗?”巴延平时听得打猎是最高兴的,今天却淡淡地答道:“我刚才多吃了几杯酒,身上很觉不舒服,打算不出去了,你就一个人去吧。”都忽心里明白,不便多说,只得独自一人带了弓箭和枪械,匆匆地走了。巴延待都忽走后,看看天色晚了下来,便慢慢地踱出帐篷去。只见一轮皓月已高悬在天空,照得那长流的碧水如明镜一般。再看那田野里也是静悄悄的,只有那山谷中的猿啼,顺风一声声地吹来,巴延不觉得长叹一声,想自己正在青年,却已做到了一村的总特,百事都称了心,只少了个美人做陪伴了。又想到日间篾尔干的女儿阿兰姑娘,那是多幺的美啊!倘能娶得这样一个美人儿做妻室,也不枉一生了。巴延一头想着,脚底下却信步往前走去。他因有事在心,不分方向,只顾往前直走。看看到一个所在,但见绿树荫浓,野花遍地,微风拂处,一阵阵的花香扑鼻,令人郁勃都消。巴延那时酒也醒了,胸襟异常畅快,便赞到:“好一个去处!俺巴延生长此处,倒不曾知道有这样一个好地方,真可算得是世外桃源了!”巴延正在赞叹,忽一眼瞧见花丛里一个黑影一闪。巴延疑是歹人,忙拔出佩刀,一步步挨将拢去,只听得噗哧一笑。巴延仔细看时,只见花枝下立着一个玉立亭亭的美人儿。那美人不是别个,正是日间席上一同饮酒的阿兰姑娘。这一来,喜得个巴延如天上掉下一件宝贝来,不由得眉开眼笑地说道:“姑娘怎幺会到这里来?”阿兰姑娘见问,把粉颈一歪,轻轻地笑答道:“这个地方难道就只许你来的吗?”这一句话,倒将巴延问住了,弄得无可回言。怔了好半天,才搭讪着说道:“这里的景色多幺好啊!”阿兰姑娘笑道:“咱也是爱这里的景致好,所以常常来玩的。你怎幺也会到这儿来?”巴延伸手指着月亮说道:“俺因为贪看月色才错走到此,不期五巧不巧地会逢到了姑娘。今天明月美人,碰到了一起,俺巴延也算得三生有幸了!”阿兰姑娘晓得巴延这话是调侃自己,便斜睨着秋波,抓了几瓣花叶,向巴延的脸掷来,一手把罗巾掩着樱唇,盈盈地一笑,那花瓣却落了巴延一身。巴延本早已神魂飘荡,怎经得阿兰姑娘一笑,便胸臆迷乱情不自禁起来,一伸手捉住阿兰姑娘的粉臂。阿兰姑娘已笑得如风吹的花枝,身体歪来倒去的不由自主了。巴延乘势把她一拖,阿兰姑娘站不稳脚,一头倒在巴延的怀里,兀是格格地笑着。巴延这时也酥麻了半截,便一屈腿坐倒在碧草地上,双手却紧紧地搂住了阿兰姑娘。那一阵似兰非兰的香味,只望巴延的鼻子里钻来。他们俩人正在温存的当儿,猛听得一阵的怪叫声,从林子里传出来。吓得巴延跳起身儿,去草地上寻那佩刀。阿兰姑娘已慌得抖作一团。不知怪声是什幺东西,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夸神箭倾城卜一笑亲美色秃马羡双驮却说巴延听得怪叫声,不觉吃了一惊,忙把阿兰姑娘一推,跳起身来,向草地上去寻那把佩刀。因为他初见阿兰姑娘影儿的时候,还当是歹人,蒙古的强盗是随处皆有的,所以巴延便拔出刀来防备着。及至瞧清楚是阿兰姑娘,那把刀自然而然地撂在地亡了。如今听着怪兽的叫声,急切去找那把刀,一时又寻不着它,急得巴延眼眶的火星直冒出来。亏得月明如镜,巴延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定睛看时,那把如霜雪也似的钢刀,分明踏在自己的脚下,因心慌了,只望着四边乱寻,倒不曾留神到自己的脚下面,这时给月光一照便发见出来了。巴延赶忙拾刀在手,再看阿兰姑娘,早吓得缩做一堆。那怪声却连续不断地叫着,只见西面树林子里,闪出一只异兽来。从月光中瞧过去,身体很是高大。只讲那怪兽的两只眼睛,好像两盏明灯似的直射过来。巴延深怕惊坏了阿兰姑娘,便一手绕起了发髻,拿刀整一整,大踏步迎上前去。怪兽见有人来了,也就竖起铁梗般的尾巴,大吼一声,望着巴延直扑过来。巴延忙借一个势儿往旁边一躲,翻身打个箭步,已窜在那怪兽的背后,顺手一刀砍去,但听得劈绰的一响,似斩在竹根子上,却砍下一段东西来。那怪兽负痛,便狂叫一声,倒在地上乱滚。巴延正待上去砍它,忽然林子里跳出一个人来,手执着一把钢叉,只一叉搠在那怪兽肚里,眼见得是不能活了。巴延细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兄弟都忽。当下都忽先问道:“哥哥说不出来打猎的了,怎幺又会到这里来呢?”巴延见问,就把玩月遇着阿兰姑娘的事约略讲了一遍。又指着死兽说道:“俺刚才似砍着一刀的。”说时俯下身去,拾起斩下来的那段东西一看,却是半截箭竿,还有翎羽在上面哩。巴延悄然道:“怪道当时像砍在竹根子上差不多了。”都忽接着说道:“这是咱所射的药箭,那畜生中箭之后,望这里直窜,咱却顺着叫声追来,它后臀那枝箭吃你截断,箭镞钻入腹里,所以那畜生熬不住痛,便倒下来了。倘使在未受创时,只怕你未必制得它住哩。”巴延听了,只摇一摇头,便和都忽来看阿兰姑娘。只见她闭紧了星眸,咬着银牙,索索地伏在草地上发抖。巴延看了,又怜又爱,赶忙也向草地上一坐,伸手把阿兰姑娘的粉颈扳过来,望自己的身边一拥,再拿双手捧住她的脸儿,向月光中瞧看。可怜,她已是花容惨淡,娇喘吁吁,额上的香汗还不住地直滚下来。巴延便附着她耳边轻轻地安慰她道:“姑娘不要惊慌,那孽畜已吃俺杀死的了。”阿兰姑娘听说,才微微睁开杏眼,低低地问道:“真的吗?几乎把我的胆也吓碎了。”说着便欲挣起身来。怎奈两条腿没有气力,再也挣扎不起来,重新倚倒在巴延的怀里。巴延笑着说道:“姑娘切莫性急,再安坐一会儿,等俺来扶持你回去就是了。”阿兰姑娘一头倚在巴延的身上,却扭过头来对巴延瞅了一眼,现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媚态,似乎表示感激的意思。这时巴延大得其情趣,一个娇滴滴柔若无骨的阿兰姑娘,居然拥在怀里,怎不教人骨软筋酥,何况是初近女性的巴延,自然要弄得魂销意醉了。只苦了个都忽,木鸡似地立在旁边,瞧到没意思时,就盘膝坐在草地上,从腰里取下烟袋来,低眉合眼地吸着淡烟,以消磨他的时间。看看斗转星横,明月西沉了,巴延才扶着阿兰姑娘立起身来。可是她那样娇怯怯的身体,又是受了惊恐之后,怎样能走得动呢?只得把一只玉臂搭在巴延的肩上,巴延也拿一只手搂住她的纤腰,二人互相紧紧地靠着,一步挨一步地向前走去。都忽也立起身来,又掮了钢叉,一手拖着那只死兽,跟在后面。阿兰姑娘走在路上,虽是巴延扶着她,她那双足站不稳,香躯儿兀是摇晃不定。倘那时有人瞧见这副情状,一定要当作一出《杨贵妃醉酒》看哩。当下,巴延扶着阿兰姑娘,直送她到自己的帐篷里,便有蒙古小婢出来接着,搀扶进去了。巴延才回头来,同了都忽回去。两人走到了半路上,碰着了随都忽出去打猎的小兵,牵着都忽的黑马,迎上前来。因都忽出去的时候,本来骑马的,后来为追那野兽,就下马步行,恰恰地遇上了巴延。于是都忽把死兽和钢叉交给了小兵,自己和巴延踏着露水,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安息去了。光阴流水,春尽夏初。蒙古的气候,在七八月里已寒冷如严冬了,但在初夏的时候,却又十分酷热。巴延自从那天送阿兰姑娘回去之后,才知道遇见阿兰的地方叫做马墩。那里风景清幽,虽没有山明水秀那幺可爱,在蒙古沙漠地方也可算得是一处胜地了。因为阿兰姑娘不时到马墩来游玩的,所以巴延也常常等候在这里。两人越伴越亲热,英雄美人,却正式行起恋爱主义来,一见面就是情话缠绵,你怜我爱的,几乎打作了一团。一天晚上,巴延打猎回来,卸去身上的猎装,匆匆地望着马墩走来。及至到了那里,却不曾看见阿兰姑娘,巴延便坐在草地上,一面等着阿兰姑娘,一头解开了胸脯纳凉。这样地过了好一会儿,仍不见阿兰姑娘的影踪儿。巴延心下疑惑道:她是从来不失约的,今天不来,莫非出了什幺岔了吗?想着就立起身来,一头系上衣襟,信步望篾尔干家中走去。将近帐篷那里,远远瞧见篾尔干坐在门前,正在举杯独酌,一个小卒侍在旁边斟酒,只不见阿兰姑娘。巴延遥望了一会,不觉寻思道:她难道已经睡了吗?又想:阿兰姑娘是睡在后面的,何不到帐篷后去瞧瞧呢?巴延主意打定,也不去惊动篾尔干,却悄悄地兜到了后帐篷来。一眼看见帐篷门儿半掩着,从门隙中望进去,只见烛影摇摇,显见得阿兰姑娘没有安睡哩。巴延大着胆轻轻地把门一推,那门已呀地开了,便侧身挨了进去,四面一看,寂静得竟无一人。古时有句话叫作“色胆包天”,巴延这时也不问吉凶,回身将门掩上了,蹑手蹑脚地挨到里面,走过两重帘幕,便是阿兰姑娘的卧室了。巴延走到了门口,见一个小婢,在门旁的竹椅上坐着一俯一仰地打盹,室内床前一张长桌上,高高地燃着一枝红烛。巴延潜身蹑过那小婢的面前,走近牙床,但见纱帐低垂,床沿下放着一双淡红色的蛮靴。巴延暗叫一声:惭愧!原来阿兰姑娘果然安睡了。再回头看那小婢时,索兴垂着头呼呼地睡着了。巴延暗想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可错过?当下便伸手去揭起纱帐来,那阵荡人心魄的异香,却直冲过来,早把巴延的心迷惑住了。就灯光下看阿兰姑娘,只见她上身单系着一条大红的肚兜儿,下面穿着青罗的短裤,露出雪也似的玉肤来。巴延恐她醒着,用手去推了推,阿兰姑娘动也不动,她一手托着香腮,依然朝外睡着。那睡中的一副媚态,真是红霞泛面,星眸似凝,双窝微晕却带微笑,不是极妙的一幅《海棠春睡图》吗?巴延看到情不自禁的时候,忍不住低头去亲阿兰姑娘的嘴唇,觉得她鼻子里微微有些酒香。想起篾尔干适才在门前饮酒,阿兰姑娘不会饮的,必定喝醉了,因此这样好睡。巴延晓得姑娘酣睡正浓,就轻轻捉起她的玉藕般的粉臂,放在鼻子上乱嗅,又解去她胸前的大红兜儿。巴延这时真有些挨不住了,便趁势一倒身,和阿兰姑娘并头睡下。正待动手,忽觉阿兰姑娘猛然翻过身来,轻舒玉腕,把巴延紧紧地搂住道:“你真的爱我吗!”原来阿兰自认识了巴延,每天在马墩相会,终是情话絮絮。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弄得她夜夜梦魂颠倒,云雨巫山,醒转来时仍旧是孤衾独宿,不由得她唉声长叹。此时阿兰姑娘将巴延一搂,大约她又在那里入梦了。她万万也想不到,真的会和心儿上人同衾共枕的。当时阿兰姑娘将巴延一搂,又闭目睡着了。巴延自然乘间温存起来。阿兰姑娘从梦中惊醒,睡眼惺忪地向巴延瞟了一眼,便银牙紧咬假装着睡去,一任那巴延所为了。过了一会,阿兰姑娘杏眼乍启,嫣然对巴延一笑道:“你怎的会进来?”巴延笑嘻嘻地答道:“俺等你不耐烦了,所以悄悄地掩进来的。”阿兰姑娘拿巴延拧了一把道:“你倒会做贼呢!”两人说说笑笑,正到得趣的当儿,突然地听到前面帐篷里大叫:“捉贼!”巴延吃了一惊,也顾不得阿兰姑娘了,跳起来夺门便走。那在帐外打盹的小婢,已惊觉转来,正打着呵欠回身过来,恰和巴延撞了个满怀。巴延将她一推,把小婢跌了一个筋斗,巴延忙三脚两步飞也似地逃出去了。其时已是四更天气,月色西斜,寒露侵衣。蒙古的气候在暑天的夜晚里却异常凉爽,一到了四五更天时,竟和深秋差不多了。巴延一脚跨出门外,不觉打了个寒噤。又怕他们追来,想自己也算是个总特身分,不幸被人当作贼捉,岂不闹成笑话吗?巴延心中一着急,脚底下越软了,几乎失足倾跌。这里篾尔干正在醉卧,猛听得家人们呼喊捉贼,酒也立时醒了,忙一骨碌跳下床来,就壁上抽了把宝剑,大踏步赶到前帐篷去帮同捉贼。蒙古的窃贼,本和强盗差不多,一般的带着利器,于紧急时便预备对抗。篾尔干跑到前门,只见十几个家将,已拿两个贼人围住了在那里动手。篾尔干正待向前,忽见外甥马哈赉领着数十个壮丁,各执着器械弓矢,一齐赶将进来,迭二连三地喊:“有贼!”“有贼!”篾尔干听得了,知道贼还不止两个,要想招呼几个壮丁,望后帐去时,马哈赉已率领着壮丁,争先往后面去了。因他听说阿兰姑娘的房里有贼,便挺着一把鬼头刀很奋勇地奔入来。马哈赉赶到阿兰姑娘的房中,并没有瞧见贼人。方待动问,那小婢一头喘气,用手指着门道:“贼已逃出去了!”马哈赉听了,把刀一挥往外便走,几十个壮丁也蜂拥地跟了出来。巴延正望前狂奔,听得脑后脚声缭乱,晓得有人追来,那条路有三里多长,却是一片的平阳,急得没有藏身之处。巴延没法,只得尽力地奔逃。一口气跑了有半里路光景,马哈赉紧紧追赶,看看赶了一程,追不上巴延,便吩咐壮丁们放箭,几十张弓齐齐望巴延射来。巴延遥闻得弓弦乱响,急急引身避开,后腿上早着了一箭。他仍忍痛奔跑,无奈足筋上被了创,奔走渐渐地缓了。那马哈赉却毫不放松,似旋风般在后赶着,眼见得是要赶着了。巴延一路逃走,瞧见前面已有一座大林子遮住,便暗自叫声:“惭愧!”忙连纵带跳地窜入树林子里。把牙咬一咬,恨恨地说道:“一不做,二不休,他们既苦苦地相逼,俺就和他们较量较量。”说着,便隐身在一株大树旁,等待着他们追来。那马哈赉和众人赶到林子边,已不见了贼人。众人怕有埋伏,只远远地立着不敢近前。马哈赉愤然说道:“他进退不过一个人罢了,怕他什幺呢?”说着便扬刀望林子里直扑进去。后面的壮丁,大家一声呐喊,纷纷随着马哈赉冲进林子。巴延在暗中看得清楚,认得为首的是阿兰姑娘的表兄马哈赉,知道是个劲敌,便乘他不防备,突然地窜将出去,飞起一脚把马哈赉手中的刀踢去,只顺手一掌打得马哈赉一交直跌出林子去。几十个壮丁发声喊一拥上前,巴延却施展出武艺,把前面几个踢翻,夺了一口刀在手,来一个砍一个。走得较近的,便被他拖住手脚倒掷入林子边的深潭里去了。这一阵子杀得那些壮丁七零八落,剩下的十几个,早滑脚逃走了。马哈赉吃了个大亏,更兼左肩上受了伤,也爬起身一溜烟走了。巴延很是得意,才欲回身走时,忽见后面有人声和马嘶声,火光照成一片,却是篾尔干领了家将壮丁,亲自来追赶了。巴延着忙道:“不好了!刚才幸得月色朦胧,不曾给马哈赉等瞧清楚。此刻篾尔干燃着了火把前来,倘吃他看了出来,如何对得起人呢?”巴延一头想着,料来逃去是万万来不及的,一时情急智生,便拣一棵大树纵身上去,看枝叶茂盛的桠枝上骑身坐着。不一刻工夫,篾尔干迫到,吩咐从人向树林里四下搜寻,只有几个杀死的尸身,此外不见半个人影。那些从人回说贼已遁去了。篾尔干见杀死了许多人,不觉点头道:“那贼的本领怕也不小,并马哈赉也被打伤哩!”说罢,令把尸首草草掩埋了,领着壮丁等自回。但当捉贼的时候,阿兰姑娘不住地坐在床上发抖,又怕巴延被他们当贼捉住了。后来听得获住的贼有两个,知道不是巴延。然不知马哈赉去迫巴延是怎样,及至听见马哈赉受伤回来,篾尔干亲自去追赶,不免又替巴延担心。过了一会,篾尔干回来了,却没有迫着巴延,阿兰姑娘这才把一颗芳心放下了。再讲那巴延躲在树上,给寒风一阵阵地吹来,腿上的箭创又非常疼痛,因此伏在丫枝上缩作一团。好容易等篾尔干搜寻过了,掩埋尸首已毕,慢慢地离去了林子,巴延始敢爬下树来。只觉得浑身骨节酸痛起来,便一步挨一步地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一倒头就呼呼地睡着了。第二天上,巴延醒来,已是头眩身热,肚里很是不舒适。这是因他干了那风流勾当,骤然吃着惊吓,逃出来时受了凉露侵蚀腿际,既被了箭伤,和马哈赉等狠斗时用力过了度,挣出一身汗来。结果去爬在树梢上,给冷风一吹,寒气已是入了骨了。似这般的三合六凑,四面受攻,任你巴延怎样的英雄,到了这时怕也有些挨不住吧,所以巴延的病一天沉重一天。蒙古在塞外荒漠之地,除了巫师,又没良医,因此不上半月工夫,一个生龙活虎似的巴延便生生地给病魔缠死了。当他临死的当儿,叫他兄弟都忽到了床前,叹口气说道:“兄弟,俺如今要和你长别了”都忽呜咽着答道:“哥哥,保养身体要紧,怎幺说出这样的话来?”巴延摇着头道:“俺是不中用了。自恨一世只有虚名,身后却一无所遗。记得俺有一把佩刀,是两千年传下来的宝物,现在留给你做个纪念东西吧!”说时,从枕边取出那把刀递给都忽。都忽一头接着,那眼眶里的泪珠不由得簌簌地直滚下来。巴延一眼瞧见,高声喝道:“人谁不死,怎的作那儿女的丑态!不过俺的仇是要你报的,那仇人就是马哈赉。”都忽听了,方待回话,看巴延已奄然逝世了。都忽大哭了一场,便把巴延草草地埋葬了,一心一意地只想着报仇的法儿。但巴延的死耗,传到了豁秃里村上,篾尔干等都替他叹息。内中的阿兰姑娘,听着巴延的噩耗,早已哭得死去活来。豁秃里的人民以总特巴延既亡,村中不可无主,照例是应该副总特都忽升上去。他们嫌都忽年轻少威望,就公举马哈赉做了总特。都忽见仇人得志,这一气非同小可,便连夜收拾了马匹行装,遣散了兵卒,只身投奔赤吉利部,预备乘隙报仇,只碍着篾尔干,不便和豁秃里人民开衅。那阿兰姑娘自巴延死后,终是郁郁寡欢。大凡一个女孩儿家,在不曾破身前,倒也不过如是,倘一经迁过男性,再叫她去独宿孤眠,便休想按捺得住。阿兰姑娘又是个爱风流的女子,因而月下花前,时时短吁长叹。亏得她的表兄马哈赉,常常来和她亲近,阿兰姑娘这颗芳心,就慢慢地移到马哈赉身上去了。事有凑巧,她的父亲篾尔干病笃了,遗言叫阿兰嫁了马哈赉。他们两人,趁篾尔干新丧中实行结缡了。可是,阿兰姑娘只和巴延一度春风,早已珠胎暗结,所以嫁了马哈赉之后,不到七个月,却生下一子来。马哈赉见那孩子头角峥嵘,啼声雄壮,心里很高兴,也不暇细诘了,便替那孩子取名叫作孛端察儿。过了几年,阿兰姑娘又迭举两雄,一个叫哈搭吉,小的名古讷特。当古讷特下地的第二月上,马哈赉却被都忽派刺客把他刺死,总算给巴延报了仇。然从此赤吉利部民族和豁秃里村民结下了万世不解的深仇。韶华易老,日月如梭,阿兰姑娘渐渐地色减容衰,他那三个儿子却一天天地长大起来。眨眨眼孛端察儿岁了,阿兰姑娘常对他说:“赤吉利部是杀父的仇人。”孛端察儿也紧紧地记着。一天,孛端察儿和哈搭吉、古讷特弟兄三个,去到呼拉河附近游猎,只见慕尔村的人民正在乌利山下较射。村前围着一大群男女,在那里瞧热闹。山麓中插着箭垛,许多武装的丁勇,弯弓搭矢望箭垛射去,也有中的,也有射不到的;一箭中了,第二矢便射不着了,终看不见有连中的。孛端察儿笑着对古讷特道:“你瞧他们的箭术都很平常的。”哈搭古不等他说毕,忙接口道:“那怎及得你来呢!”激得孛端察儿性起,便大叫道:“你敢和我较射幺。”哈搭吉应道:“怎幺不敢!”说时,随手取弓拈矢,连发三箭,只听得叮叮噹噹响着,果然齐中红心。这时慕尔村民众的目光都移到三人身上,还不住地喝着采。哈搭吉十分得意,瞧着孛端察儿道:“你也射给我看。”孛端察儿侧着头道:“似你那正面射,又有甚希罕?你瞧我背射也射着它哩!”哈搭吉当是取笑他,顿时大怒道:“你既这样说,射不着时,休怪我鞭打你就是了。”古讷特知道他两人斗劲,又因哈搭吉生性暴躁,就去劝孛端察儿道:“自己的兄弟,何必定要较量?”孛端察儿只是微笑着,一手缓缓地去腰里取了弓矢,真个背着身去,接连三箭,也中红心。看得慕尔村的人民,齐声赞着神箭。人群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人,一双盈盈的秋水,瞟着孛端察儿嫣然一笑,孛端察儿也还了她一笑。这时只气得哈搭吉暴跳如雷道:“你的箭功夫很好,我输给你吧!”说着回身大踏步走了。古讷特在后叫他,哈搭吉连头也不曾回得。孛端察儿要紧瞧那美妇,也不去睬他,只叫古讷特跟着自己就是了。当下,孛端察儿在慕尔村里走了一转,两眼只是向那美妇人注视,那美妇人也望着孛端察儿瞅了几瞅,又微微地一笑掩了门走进去了。孛端察儿恋恋不舍地在门前走了几次,这才和古讷特去乌利山打猎去了。待到回来,经过慕尔村时,村里已静悄悄的寂无一人,再看那刚才的美人,正立在门前徘徊。孛端察儿大喜道:“那不是天作之缘吗?”便令古讷特在一旁暂待,自己潜身上前,跑到那美妇人的背后,轻轻地双手向纤腰中一抱,吓得那妇人慌忙回顾,粉脸恰和孛端察儿的脸碰一个正着。那妇人红着脸道:“这般啰唣,给人家瞧见算什幺呢?”孛端察儿见她可欺,便涎着脸笑道:“好嫂子,此时没人瞧见的,还是随着我回去吧!”那妇人把孛端察儿一推道:“怎样好跟你走?难道你是强盗吗!”这一句话倒将孛端察儿提醒过来,就一手牵住她的玉臂,一步步地向草地上走去。那妇人屡屡朝后退缩,孛端察儿如何肯放呢?恰巧那草地上有一匹没鞍马啃着青草。孛端察儿突然地向那妇人肘下一搂,翻身跳上马背,在马股上连击了两掌,这匹没鞍辔的秃马,便泼刺刺地疾驰着去了。